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心理专栏/王宇

死亡恐惧:一个人为何害怕死亡

浏览量:607      发表时间:2022-06-30


死亡恐惧,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人很害怕死,而这种恐惧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毕竟一个人不能因为害怕空难就不敢坐飞机,也不至于因为心脏早搏了几次,就拼命地往医院跑,更不至于每天无时无刻不想到死亡,对死亡的恐惧成为他生活的重心……每个人都恐惧死亡,但也不会无时无刻地生活在死亡的恐惧之中,一旦恐惧与逃避死亡成了生活的重心,相信此人就已经陷入到了病态的死亡恐惧之中——虽然他还没有死掉,但他已经犹如生活在地狱中一般。
死亡恐惧的外在表现,不仅仅是直接地通过害怕死掉表现出来,很多时候它潜藏在各种各样的症状之中,比如,他会对身体健康极其敏感,任何一点小的不适都会令他极度恐惧,就好像是某种绝症的征兆;他会极其恐惧任何有危险的东西,如,坐飞机、地震、各种事故等;他会对自己极其不自信,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会做出傻事,如,在高处他就担心自己会跳下去;拿着刀就担心自己会伤害自己或身边的亲人;他会对各种传染性疾病异乎寻常的恐惧,如,艾滋病,狂犬病等;他也会害怕鬼,害怕任何不可控的东西,也会担心自己会疯掉……
当指出他的恐惧完全是一种病态的恐惧的时候,开始患者并不会轻易承认,他还会强调这些事情每个人都会恐惧,只是别人没有想到而已,他只是责怪自己运气不好,或懂得太多。就算他承认自己的恐惧是过度的,也决不敢面对他所恐惧的东西,因为他一直在寻求绝对的,百分百的安全的保证。或者说当一个人一直在追求绝对的安全的时候,他必然会陷入到对不安全的极度恐惧之中,毕竟这个世界的真相是——一切尽有可能。但当我们刻意地要把可能性变成不可能的时候,必然一切寻找安全感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只有当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让自己安心,无论如何都无法放心的时候才会想到心理咨询,但就算来心理咨询,想必他的初衷也不是直面死亡,而是让咨询师帮助他消除恐惧,找寻到绝对的安全。当他发现咨询师也是人,也无法帮助他维系一个绝对安全的世界的时候,想必他也会对治疗失望。
 
为了更好地理解死亡恐惧者的内心,我们通过一系列案例更好地理解和分析死亡恐惧的根源。
 
案例一:
 
王老师您好:
我是来访者###,因为最近的情绪很差,想把自己最近的内心世界的波动向您倾诉一下,也知道您很忙,所以只好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您更加了解我。
先说说我最近的症状吧,可能我来咨询的目的就是想通过你急迫的想摆脱这样的状况,对于你曾经患病的时候想必也应该有过这样的想法吧。自从上次去过蹦极以后,还是在之前的时候就很害怕高的地方,害怕万一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跳下去就完蛋了。但是脑子里一直有种声音说:“跳下去”。我不知道是不是看了太多的抑郁症的危险一面,网上说抑郁症患者自杀的概率很高,所以我一直害怕着、恐惧着。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心理暗示的作用,早上一醒过来想的还都是抑郁啊,跳楼啊,这些东西,是不是神经递质已经混乱了。每天还是这么焦虑不安着,躯体上的反应也越来越明显了。
我也咨询了几次,您让我看的文章我也反复的看了好几次,通过咨询和看了那些文章,我也知道自己所存在的问题,就说为什么别人不害怕得事情,我一直害怕畏惧着,为什么别人不在意的东西,我却一直在意着,就比如说死这个事情吧,我也清楚人总有一死,这个是自然规律,而我却为什么那么害怕呢,别人就对这个那么不在意呢。为什么别人也一样找过小姐,我却那么害怕得病呢?为什么那么害怕一切对自己有害的东西呢?想了想您说的很对,我一直在病态的要求着这个世界是绝对安全的,一直在萦绕着这样的念想,别人会死绝不允许自己那么早就结束了生命,我看了您说的那段视频,里面就说到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安全的,不确定性的,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或因为车祸,或因为疾病,或因为自然灾害,而死亡了。这个也能说明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安全,没有绝对的可控性。不是每个人都是活到80岁才死掉的。其实这些道理我都知道,但是就是发生到自己的身上就是做不到,也许您会说我根本就是没有真正的领悟到,仅仅是停留在知道的层面上,仅仅是在知道的层面上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的根源,没有放弃那些病态的要求,所以才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但是要做到那点真的是好难啊,比如说我突然想到抑郁,我心里就会有悲观的想法,完蛋了。我的人生难道就要这样的度过。所以就一直焦虑着、不安着、痛苦着。那天我看了一部叫(成家立业)的连续剧里面说到:要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平平淡淡才是真。我以为我找到真的自我了,我也想要平平淡淡,踏踏实实的过日子。这个的想法让我内心世界稍微平静了会,但是那负面的想法涌现了出来,它的爪牙还是那么锋利啊,一直在不断的冲击着我,那些想法还在不听使唤出现在我的脑海。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一把嚼碎它们哪怕这样会让我的牙齿崩裂,但是这样还是不可能。那天突然在网上看到那本叫(心灵杀毒)这本书也是说抑郁症患者是如何抑郁的,那个方法,其实我真的想试试,但是又觉得没有人配合我,所以就给我的前女友发了信息,看到她回的信息是那样的淡漠,也就没有继续和她深谈了,可能她已经把我忘记了吧。看了那本书,里面也说到心理治疗是解决根本之道,我也一直没有排斥心理咨询。但是好像几次以后我觉得越来越差了,可能您会说我是不敢面对自己丑陋的一面所以想要逃避吧。
 
案例二:
 
通过读森田的书,我对自己这个强迫观念产生的原因或者在理论上也有一定的理解了。也有信心早晚克服它,但是现在情况特殊,儿子一岁八个月,老婆又怀上了,五月份生。我现在总是迫切希望一个月左右能痊愈,这也是为何我急切想去住院的原因。其实我自己也明白若不是怕自己对家里负面影响太大,远没有到非得住院的程度。
           下面是我大半年来的经历和强迫的来龙去脉,请参考
>   我是2012年下半年以来,陆续有心脏神经官能症(持续一个多月,目前已三个月没有再犯)颈部肌肉劳损和肩周炎等。12月中旬颈部肌肉劳损初次影响到大脑供血,导致站立不稳,打字出错头昏头涨等症状,当时尚不知是肌肉劳损所致,以为是中风前兆(我父亲50岁时中风,我的体型很像父亲,很胖),自己担心甚至恐惧,因为老婆孩子和我一起在泰国生活,孩子只有一岁多点,老婆又怀孕,当时我自己一个人去医院急诊室躺了一下午,医生给我做MRI 和血液检查后确认正常,让我回家,但是一下床还是走不稳。我那天自己恐惧的不行,怕像我父亲一样真的中风了,一家老小全靠我挣钱养活,自己心里难过的流泪,不愿出院,强烈要求见神经内科专家,专家来了看了检查结果说没有身体疾病,给我开药回去内服。我到药房拿药时一看是抗抑郁的lexapro, 当时就没买,找医生确认,医生却说你就服这个一个月后来复诊,也不给我解释。【注:心脏神经官能症:急性焦虑发作,确切地说是惊恐发作,发作当时感觉整个人好像不受自己控制,好像要发作心脏病或疯掉,有死亡迫在眉睫的感觉,当然没有器质性病变做基础,所以过十几二十分钟会自然缓解,并没有生命危险,也不会疯掉】
>    我难过地回到家中,接下来的一周内每天都在想难道我真的抑郁了,我亲哥哥31岁时也有抑郁症,工作都丢了,到处寻医问药半年多才恢复正常,但是后来有过反复,一直到现在五年了还不能断药,又听说这个抑郁有基因因素。
>    就这样极端痛苦且恐惧中过了一周,好在一周后我打听到一位神经内科的权威,请她再次检查颈部血流量后,确诊是肌肉劳损并风寒所致。我这才放下心来。
>   我这个疑病症很符合森田先生所提到的神经质特征,我想我就是这样的人啊。同时因老婆怀孕,孩子尚小,我一直每晚起夜三次左右给孩子喂奶,换尿布等,以前起夜后很快入睡,但是那个最难过的一周内的某个夜里,焦虑过度,好不容易刚睡着,孩子有声响等我几下把我弄醒了,随后很难再入睡。心里极度担心,突然有个念头,都是儿子把我搞得睡不好,最近身体不适也多和起夜照顾他太累有关,想着以前没儿子时生活也轻松,身体也没问题,如果没孩子也不至于如此,甚至刹那间想把孩子推下床,甚至杀了他的念头。就那一秒钟的杂念,把我自己彻底吓到了。我如此爱我儿子和家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感觉自己真的精神失常了,怀疑是否真的抑郁了。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从此以后再也忘不了这个杂念,三个月来每天都想忘掉那天夜里的事情,但是总是忘不了。有时痛苦地都有轻生的念头,我后来读了您和森田的书,认识到这是强迫思维,也了解到那个刹那间的杂念或许是劳累压力和极端焦虑时的潜意识。但是我始终不能原谅自己,竟然对我深爱的亲生儿子有这个想法。我是为了家人和孩子宁愿付出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都在所不惜的呀。我从小是个善良,孝敬,很好的人。怎么能有这种念头?我不解地陷入强迫思维中了,三个月来,焦虑,强迫,恐惧,怀疑自己精神有问题等等。。。
>    自己把自己折磨地无法自拔,后来读了您的书,我逐步理解了这些,但是从对知识的理解到行动中实践中的体验还是有一步之遥,这一步我始终跨不过来。也就是说一直不能真正完全接纳。
 
 
>    我现在工作即使忙碌,也还能应付过来,就是每天回家看到孩子心里就痛苦甚至恐惧,忘不了那个杂念,无法原谅自己。甚至天天都有新的恐惧对象,担心自己精神问题,担心自己失控。中午吃饭时老婆谈起四川又地震了,重庆有人怕的直接从楼上跳下去摔死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又纠起来了。我住的也不低啊,要是地震了咋办?饭后就找借口说公司有会,出去了,想去哪里安全呢?哈哈,下楼后坐公园里想了下,才发现自己又敏感过度了,还是怕死啊。这世上不怕死的有,但自己不是圣人英雄豪杰,也不是成仙成佛,哪里做的到啊?
 
2月到4月初,我每周都主动出差几天,就是怕在家面对孩子。我难过啊,老婆五月份又要生孩子了,我出差在外也放不下孩子老婆,也还是担心愧疚。我真的很迫切希望能回国治疗一个月能尽快摆脱这样的痛苦。
 
 
 
 
 
 
 
案例三:
 
 
 
我在08年9月10日开始出现严重心理问题的:当时我是在公司上班,下班的时候手被公司的狗咬了一下(狗和我撒娇不是故意咬我的),划了道红线,根本就没破,然而我开始怀疑自己有可能会得狂犬病,开始找医院打狂犬疫苗,由于打晚了,心里更加的恐惧,有一次下班路上,自己吓的瞬间嘴里一点唾液都没有了,还有看到4这个数字就害怕。后来针打玩了、验了血才放心了。但是由于心理的问题,造成自己出现低烧,开始到医院查低烧,吃退烧、消炎药、挂水,现在造成身体对药物过敏,再加上和女朋友在一起,开始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后来经过传染病防治中心的医生开导后,才有所缓解。但是身体上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开始到医院查低烧。
 
     后来11月份父母让回家,开始帮母亲干活,在家也不出去,还是怀疑自己哪个地方有病,吵着父母去看病,到医院查出胃炎,咽炎,鼻炎,其他没有问题,因为时间太长,总以为自己好不了了,再加上闷在家里,开始出现焦虑,开始意识到是心理问题,就到了县康复医院(就是县级的精神病院),医生说是焦虑症。给我开了治疗抑郁的药,说是快过年了,回家玩玩就好了,可是到家里反而越来越我严重,出现死亡恐怖、深度抑郁(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为了什么,感觉全世界就剩我一个人,什么都灰色的)、心理冲突感觉有两个我(一个说有病,一个说没有病,越对抗越痛苦),这个时候也没有住在家里,就去姐夫家住了,因为在自己家里就更严重。最后自己忍受不了,父亲就让姐夫带我去看心理医生。
 
     09年1月份到了我们市里进行了6次(一月4次)心理咨询,心理很快得到了好转,心理老师还夸我聪明,第5次后,开始觉得其实一直都认为心理问题要靠自己,再咨询也没有意义了,就决定回南京找工作,心理老师也支持我,3月底走的那天晚上和到南京那天很痛苦明显感觉有两个我。后来在南京找了工作,因为自己知道要靠自己,就采取不管他的方法,就像一群流氓在群殴我,自己任凭蹂躏不还手。经过4个半月的工作,现在自感已好转一多半(还是有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活和一团遭、乱的感觉,自己也搞不清什么感觉),但在这期间还是出现疑病,由于焦虑,上火,咽炎、鼻炎一直没好,耳后、脖子淋巴一直肿着,最近罗京又死了,自己压力又大,就暗示自己马上要得癌症了,后来去医院医生说没有事,自己也一直在告诉自己死亡是自然的、客观的,怕是没有用的只要活着过的好就行了,报无所谓的态度,就把癌症忘了。
 
    昨晚半夜醒来,出现心悸、恐惧,感觉自己好不了,永远活着自己的思维里,永远的敏感,永远的懦弱,永远的胆小。
 
    再说说小时候吧:父亲是位教师,严肃,易怒,非常怕他。母亲在家里务农,善良,懦弱,父母常吵架。我是个内向、自卑、胆小、懦弱的性格,父母的观念加上自己的感觉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智力低的人、做事情总要顾及别人的感受、话不多口才不好,怕和人家吵架,因为自己吵不过人家、记忆力差、注意力不集中。父亲小时候也是很害羞、很少说话、不敢和人眼神对视、也有在有人情况下尿不出的情况,这是和我一样的。家庭气氛紧张“有一次朋友到我家里玩,走的时候我去送他,他说你家气氛好紧张,我说自己没有感觉到”小时候就对死亡恐怖“记得大约四五岁我问父亲人死了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了,父亲没有回答我。”在家我是个很听话的孩子,父母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有一个姐姐、妹妹。姐姐出嫁的早,在家里母亲把我当女孩子,什么活我抢着做(总觉得父母不疼我,我要对他们好)。但是总体上我的童年自感没有大风大浪,很顺利的过来了,但是就是觉得自己没有人疼爱。
 
    其实在2005年6月至暑假期间就出现过一次心理危机,当时感冒咳嗽老是不好,开始怀疑自己得了什么病,当时没有确定怀疑的对象,身上的某个部位一不舒服,就怀疑有病,就要去医院检查,这期间有一天晚上恐惧,脖子吓的僵了,自己摸着脖子又被脖子僵硬吓坏,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躺下又睡着了。由于白天经常朋友打牌、暑假结束回学校后买了台电脑,以前不懂电脑,就一心研究电脑,就这样痊愈了。
 
 
 
 
 
通过上面患者自述,相信读者会对死亡恐惧及其表现形式有了一个感性的认识,或产生了某种共鸣。我们要解决一个问题,必须要先了解它,不然只能是胡乱出招,无法集中其要害。其实,当患者陷入到死亡恐惧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去寻找绝对的安全,比如,他会不断地到医院检查以排除自己患病的可能;他会不断地逃避危险的可能,以提高安全系数;他会不停地安慰自己,以使自己的想法“简单”一些,不至于陷入到各种令其恐惧的遐想之中……但这种寻求绝对安全的努力必定是失败的,毕竟这世上本没有绝对的安全,只是缘木求鱼而已。记得一位信奉上帝的患者,当他害怕自己会变疯的时候就告诫自己:我不会疯掉,因为上帝创造出的人不会是次品,所以我没有那么脆弱,我是上帝的孩子,不用恐惧。这个办法在短期内还挺管用,但过了几天他这种理智层面的话,又被无尽的恐惧所淹没。他的“解决法”必定失败,因为他依然在找回掌控感,依然用上帝作为自己的保护神,而不是让自己面对现实——每个人都会死,也都有疯掉的可能,连心理医生也不例外。一些人做心理治疗,是希望得到心理医生对他无病的保证,而不是让心理医生帮助他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到最后他才会意识到心理医生也仅仅是泥菩萨过河而已。
 
“解决法”,一个重要的概念,大概来说就是我们面对困境时候的应对方式。害怕或怀疑自己生病了,当然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去医院检查以消除自己的恐惧。很多患者就是通过医生的保证来消除自己的恐惧感,但就算心脏科的大夫也不能保证自己不得心脏病;就算心理医生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疯掉,所以我们越是通过这种“解决法”来消除恐惧,我们反倒会陷的更深。所以放弃错误的解决法,放弃各种寻求安全感的努力,才能有精力和时间发现问题的实质,不然我们所有的努力不是在解决问题,反倒是强化了问题本身。就好像一位恐艾症患者,他拼命地逃避各种他自认为危险的人,一旦他感到有危险的时候就不停地到疾控中心检测,或寻求医生的保证,最后大夫都无可奈何地对他说:如果你遇到的这点事都算危险,那我的职业不是更危险?如果你做我这行,不是要早就被吓死了?
 
要解决问题,就需要细心地分析。上文已经谈到了,每个人都恐惧死亡,但如果恐惧到草木皆兵的地步,估计就是一种病态的恐惧了。对死亡病态的恐惧,其实反映了对“生的执着”,对生的执着似乎每个人都是如此,毕竟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本能,但执着到绝不能死掉,想必就是一种病态的要求了。
 
“病态的要求”,另一个重要的概念。简单来说就是不现实的,不可能的追求与目的。比如,所有的人都必须要喜欢我;我必须要超越身边所有的人;我必须要完美无缺;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要像圣人一样纯洁;我要人生中的一切都如我心意,而且一切不好的事情都不要发生;我要掌控一切,控制一切,一切尽在掌握中;我要长生不老或我要长命百岁,我绝对不能死掉,一切厄运都属于别人,我是上帝的宠儿……
 
想必大家看到上面的病态要求都会觉得好笑,毕竟我们是人,不是神,我们不可能让现实符合我们的期待,也无法在生活中去除黑暗,只留下阳光。但陷入其中的人,并不会真正意识到是自己的要求出了问题,他只会一味地责怪自己,责怪他人,责怪这个世界。比如,一位因为脸红问题来做治疗的患者,他只是责怪脸红会让别人看不起,只是想找到去除脸红的方法,却没有反思,是否是自己想要所有人都看得起,所以才如此关注脸红;一位因为十年前自己的一次婚外性行为而一直无法原谅自己的女性患者,十年间他一直在谴责自己的这种行为,一直无法原谅自己,但他却没有反思“人非圣贤”这句话的真意,或者说,她是否一种用圣贤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才无法接受自己的“错误”?;一位男性患者,当他偶尔一次和同事发生冲突之后,就一直敏感者这个同事,甚至通过请对方吃饭等方式来测试对方是否还介意上次的冲突,他也知道发生冲突是正常的事情,不过他一直为此焦虑不安,其实,问题的本质也许不在于冲突本身,而在于他是否是想要和所有的人都处好关系,所以才会如此敏感人际中的“不和谐”;一位找过一次小姐就极其恐惧自己会患有艾滋病的患者,他非常后悔自己的行为,认为如果不去找小姐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但他也奇怪,为什么身边经常去的人却没有他这么恐惧。一次他到医院治疗焦虑的时候,偶尔听到一个护士说道:焦虑严重就是精神病。之后他就不害怕艾滋病了,开始拼命地恐惧自己会变疯。有没有可能问题根本就不在于他很容易得艾滋病或变疯,而是他不能接受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者说他一直幻想一切厄运只能属于别人,不能和自己沾边?……
 
“方法”——对死亡恐惧的患者,往往都非常急于寻找方法来战胜死亡恐惧。记得一位患者听我说过,如果敢于把自己的病情说给身边的人,那么就会对治疗有帮助。最后他沮丧地对我说:我和领导及同事说了我的病情(以前他因为面子,一直隐瞒),但说了并没有让我轻松,我依然害怕死,依然害怕惊恐发作,依然恐惧睡觉(因为睡觉会给他带来一种类似于死亡的感受),并且依然会在半夜醒来……其实,敢于把自己的问题说给别人,是一种活得真实的态度,而非战胜死亡的手段。太多的人把我提的建议当成战胜死亡恐惧的方法,但我经常告诫我的来访者:“其实解决死亡恐惧,需要的不是方法,而是分析和领悟”。有太多的人对我的话感到迷茫,认为这些话太空洞。之后我往往会这样向他们解释:“就好像警察破案,如果不细致地了解案情,只是一味地想要抓人,想必这个案子也破不了。所以我们最需要反省的一个问题是,为何我如此恐惧死亡,别人不恐惧?”
 
为何我如此恐惧死亡?这个问题,是破解死亡恐惧之谜的钥匙,也是真正了解问题实质的途径。
 
“心理分析”——从问题的表面,发现症状的实质。不经分析的时候,我们总是在责怪自己运气不好,或心理素质太差,总是会用一些笼统、简单的逻辑来蒙骗自己,搞得自己好像很可怜、很无辜的样子。但有一句话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可怜是因为症状,可恨是因为要求。对于死亡恐惧来说,病态的要求正体现在,我绝不能死掉上。但人都是肉长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死掉,毕竟这是客观现实,如果一味地逃避现实,而不接受现实,当然只能陷入到自掘坟墓之中。
 
正如患者所说,就算他知道了一切尽有可能,他自己也会死掉,这些都是事实,但这种知道并不能真的能让他领悟,也不能真正地让他放下。他依然会病态地害怕死亡。就像我有一位恐惧自己会得狂犬病的患者,就算他已经打了育苗,当遇到狗的时候,依然会绕着走,当他怀疑自己被狗碰过的时候依然会控制不住自己往疾控中心跑。虽然他认同我的观点,也知道每个人都有死亡的可能性,但他就是害怕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万一”成了很多人的噩梦。当然很多事情都存在万一,恐惧万一,只能说明他追求的是绝对。连“可能性”都无法面对,就意味着一个人自负到极致。
 
“知道”为什么不能救一个人?其实道理很简单,估计问任何一个赌徒,他都会说赌博是错误的,就算问任何一个烟民,估计他也会知道吸烟有害健康。毕竟,放下意味着失去。想必,一个赌徒如果放弃了赌博,他就失去了发财梦了。而对死亡恐惧的患者是否也是如此?如果他放弃了绝不会死掉的病态要求,是否他就无法活在不死的幻想之中?是否就意味着他必须要面对一个每个人都会死掉的残酷的现实?或者说,活在病态要求编织的梦中,是否对他来说好过面对现实本身?记得有一位患者对我说过:我宁愿在自己的梦中死去,也不愿面对这残酷的现实。
 
“梦中”,其实患者是活在梦中的人,只不过他不自知。在他的梦中,他是成功的,有能力的,比别人强的,有优越感的,有理想的,纯洁的,有责任心及道德感的,完美无缺的,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没有他无法掌控的东西,没有他战胜不了的困难。在他的世界中,自己是完美的,生活是美好的,死亡,疯掉,意外等一切厄运都不属于他……正是因为活在如此的幻想之中(患者本人不会意识到这些是幻想,往往会认为这一切都是他优秀的品质与本身具备的才华),所以他才会恐惧失败、恐惧被他人超越、恐惧自己的不完美之处、恐惧任何他无法掌控的东西、恐惧被他人看不起,恐惧他人了解真正的他,恐惧他人发现自己的软弱,恐惧一切厄运与意外,当然最直接的就是死亡或疯掉……
“领悟”我经常在治疗中谈到的词,就是患者本人要意识到这一切,醒悟到这一切,发现自己一直活在一个本不存在的梦中,自己一直在一个本不存在的自己与世界之中。但患者内心中的防卫机制往往会否认这一事实。毕竟如果他承认这一切,他发现了这一切——他就会“死掉”。确切地说,他的一个自我死掉了,因为承认了自己原本就是一个凡人,一个普通人,那么他原本自以为的那个无所不能的,理想中的或自认为的自我就会不存在。所以患者非常需要“方法”,他需要的方法不是认清真相,从梦中醒来,而是维系这个理想中的自我与理想化的生活。所以就算是领悟,也会被他无意识地“污染”——无形中也是为了从新找回并维系“以前的自己”。当我指出他一直在追求一个本不存在的自我,一个幻想的生活的时候,他往往会反驳我,认为这一切是上进心的表现(关于这一点,可以看我的一篇文章“上进心有错吗?”),就好像一位患者,虽然他嘴上承认,他希望一切都好,是一种不切实际的追求,不过他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虽然我希望一切都好,是不现实的,不过总可以去努力无限接近吧?”努力接近,可悲的接近,其实就是不放弃,其实就是一直在维系,其实就是在努力维系这个梦,而不愿面对现实。而从他过去的经历也发现,就算在他出现死亡恐惧之前,他为了努力接近“一切都好”,结果却没有真的变好,反倒让他生活在无尽的焦虑和痛苦之中。可悲的、盲目的执着,才是这一切痛苦的根源呀。
“绝望”,是一个好东西,很多人因为无法找到逃避死亡的方法,所以变得绝望,但绝望分为两种,一种是无法“圆梦”的绝望,这种绝望是痛苦的,无助的;另一种绝望是放下,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维系一个原本就不存在的梦,所以他对“梦”本身绝望了,也就是他放下了,这种绝望反倒是洒脱的,轻松的。
“回归真我”,这时,他的内心停止了挣扎(幻想与现实的争斗),他不必为了维系理想的自我而奋斗,他不必为了理想的生活而挣扎,他能够接受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现实,他可以面对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完美的,不安全的真相。此时,他成了一个人,而不是完美的神;此时,他不必再为了荣誉而疲于奔命,他不必为了别人的看法,而隐藏自我,他不用为了绝对的安全,而不停地逃避……此时,他可以活得真实,他可以面对现实。
“治疗”,不能帮一个人维系一个本不存在的“梦”,而是惊醒梦中人。使他意识到自己的平凡,醒悟到病态追求的存在,接受真实的自己与现实的生活。最后,他从梦中醒来,回归了现实,找回了本来的,真实的自我。
“最后”我一直在努力用文字表达出我想表达的思想,但有时感到文字还是如此的无力,所以有时间的时候,我会再制作一个关于死亡恐惧的视频,把我的想法更全面地表达出来,也希望患者可以真正地从他的“理想国”中走出来,毕竟我们真正的敌人不是死亡,而是我们自己,希望大家能明白,也希望大家能理解我,为何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方法,其实我一直想传达的是一种态度,唯有态度的转变,唯有方向的转变(从死亡的恐惧,发现自我的问题),才能真正走出死亡的恐惧,才能真正地直面死亡,而非战胜!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