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心理专栏/王宇

“刻舟求剑”我的人生注定不凡?

浏览量:860      发表时间:2022-05-26

王宇老师:你好!我是你的患者,不知你是否还有印象。最近我看了你的很多视频,其中我感受最深的是原生家庭和被嫌弃的小孩。回想我的童年和成长经历,真的被你说中了。我就是那样一种人。母亲在我七岁时去世,父亲有洁癖,不知是否是强迫症。从不和我沟通,控制欲极强,把我当作会说话的工具和自己的私有财产,当作行尸走肉,当作没有感情的动物。对我极其冷漠,我无法走进他的内心,对我提的任何一点小小的要求,从来都不会满足。我考入初中,他不让我上,经过好多人再三劝说,才让我上的。后来赶上文化大革命,停课闹革命。我家是富农成份,被打发回家革家里人的命。其间有一次学校通知返校有事,我村几个同学通知我,我跟父亲说了,他硬是不让我去。后来在我伯伯的劝学下第二天一个人去的。从中我发现父亲对我当初要上初中十分不满。也就是去了学校第二天批斗老师那个场面第一次得病。你可能回想起来了吧。我父亲平时对我十分苛责,我得到最多的是责骂否定贬低。我从来没有从他身上感到半点温暖和爱。得到最多的是不被认可和接纳。所以我的病根是他直接造成的。尽管这不是他的主观愿望,但在客观上起到了我得病的结果。我生病的原因找到了,但我一直服药十几年,而且是最大剂量服用,但效果不佳。最难受的是头部像压了一座大山,也像塞进一块铁块,疼得难爱。睡一觉一夜的梦,醒来好像打了一夜的仗,累得很!我不知该怎办。恳请你给我指出一个方向,感激不尽!给你添麻烦了,实在不好意思!恳请你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给我回复。谢谢!

心理咨询师王宇
心理咨询师王宇,南京森知心理咨询中心主任,著有《走出抑郁症—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成功自救》。心理咨询预约——025-84470026
50篇原创内容

 

回复:

 

看到他的来信,我想起了去年我们刚见面的时候,他已经69岁了,是一位满头白发的退休教师。虽然年纪大了,但也许是做教师的原因,我们交流起来非常顺畅,他的思维很清晰,之后他就慢慢和我聊起了他的故事与困扰。

因为他所处的特殊时代背景,所以他的经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所没有经历过的,他第一次发病的刺激事件是老师被批斗,当时他还是一个初中生,只能从众地喊着口号,努力表现,虽然他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突然他就担心别人把矛头指向自己,之后心跳加速,出汗,紧张和焦虑。从此就觉得自己不正常了,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担心以后怎么办。

之后到生产大队劳动,他常一个人发呆,还被小他一两岁的人欺负,他也没有反抗,一方面因为成份不好,另一方面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之中。结果,欺负他的人越来越多,还给他起侮辱性的外号,每天处于恐惧之中。而爸爸不但不给他出头,还看不起他。

后来,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问题也发生了转移。因为他想要上大学,但看了毛主席的文章的一句话:“有的人,对别人是马列主义,对自己是自由主义。”结果他就认为是在说自己,认为想要上大学就是私心,感觉自己有罪,认为自己想要考大学就是自由主义,这样就实现不了共产主义,因此陷入到了内心的冲突之中。

他觉得前途毁了,心情低落,之后崩溃,迷失自我,自责自罪,最后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也走不进别人世界,别人也走不进来。

77年恢复高考,开始他没有兴趣,后来在朋友劝说下,复习了一个月考上了大学。虽然他圆了大学梦,不过在大学依然自卑,有女孩追求他也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认为自己不应该吃饭,不应该放松,认为自己有罪。

    毕业后,他做了老师,虽然之前的自责自罪有所缓解,但却不懂与人交往,不懂人情世故,不爱说话,孤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30来岁才结婚,妻子是农村的,对他很好,并生了两个孩子。也许是家庭的温暖和幸福医治了他的内心,他也认为自己基本上好了,表面上可以过着和别人看起来无异的生活。

就这样平静地度过了二十来年,一转眼儿子也要高考了,但成绩却只能上三本或专科,他让孩子选择了专科,后来同事说三本好,他就认为自己把孩子害了,随后复发,陷入到自责自罪的状态之中。

他自责的原因是儿子和女儿都很优秀,如果没有这个病就会把他们培养成优秀的人,结果被这个病当误了。最后他就只能服药来缓解自己的抑郁情绪,在药物的作用下他的情绪又维持到一个相对可控的阶段。

退休后,他被人邀请做了补习老师,虽然他做很好,不过因为家长的要求高,他压力很大,之后又复发了。而这次虽然服药,却没有减轻症状——头疼,度日如年,觉得自己的一生,失败,错过了好多机会。不然自己这么聪明,一定会成为科学家,伟人,就和袁隆平一般。

他也开始每天做梦,好像打了一夜的架,累的不行,他会梦到别人欺负他,梦到想做的事情没有做成。

最后,他带着这些症状来做心理治疗,他想要去掉头疼,睡眠不好,抑郁,社交恐惧。但从他的经历可以分析出,实际上这些外在的症状,都是他内心冲突的反应——他依然没有接纳自我,依然没有接纳现实,依然没有活在当下,没有随遇而安,但这一切又是改变不了的现实,所以他内心中一直在“打架”,也因此引发了多梦,头疼,抑郁等症状。

再具体一点来说,在他考入大学之前,他本来有一次推荐入学的机会,但因为陷入到自责与自罪,所以他认为自己不应该上大学,不应该追求快乐,所以他错过了,而这件事到今天他依然无法接受,他认为如果当时上了大学,那么自己就不是普通教师了,就会抓住人生机会,就会到大城市,做大事,成为更成功的人。而他也无法接受对子女教育的不成功,一个上了中专,一个上了大专,这些都和他所期待的不同,而他把这一切都责怪到病的头上,认为是病影响了他的人生。

在第三次治疗的时候,他留言道:你好!王宇老师给我了两次咨询,已经了解了我的病情和病因,下次咨询我想让王老师根据我的病情和病因运用他多年来的治疗经验和心理疏导方法,打开我的心结,让我慢慢走出困境,去除病根。麻烦你请你向王老师转达一下。

当然,他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很可能他把治疗的意义搞错了,他似乎是把治疗当成了一种消除症状的手段,而非分析自我及自我和解的途径。

就目前来说,他有心结没有打开,而这个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对抑郁和症状的心结,另一个是他不能接纳自己的平凡。或者说他的心结就在于他一直无法接受因抑郁而导致的平凡,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不平凡。而正是这个心结没有打开,所以才抑郁成疾。所以,治疗不是直接消除痛苦,而是打开心结。

首先,他一直认为如果没有抑郁,那么他就会有更好的人生,更成功,也因此产生了对抑郁,对症状的对抗与憎恨。当然这种仇视深层次来说,就是他仇视当下的自己与生活,他也自负地认为,自己的智力这么好,错过了很多机会。虽然他理智上也知道要接受现实,但他在潜意识中却一直在否定与苛责自己。

当然,我当初患有抑郁的时候也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认为如果不是抑郁,那么我一定和上海滩中的周润发一样的牛逼,但现实中却只是一个不被爱,不成功的可怜虫,所以我既恨抑郁,也恨自己。但后来我醒悟到了一个事实——这就是人生,这就是命运。毕竟,那些没有抑郁的朋友,那些身边优秀的人,也没有达成我幻想中的生活与自我,我却固执地认为没有抑郁一切都将不同。一天,我突然发现,我所谓的天生我才,不过是一厢情愿,这和有没有抑郁没有关系。当我有了这个觉察,我开始没有那么敏感和憎恨抑郁,我开始试着与我的抑郁和解,也因此没有那么憎恨现实中的自己。(详情参见我写作的《走出抑郁症: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成功自救》)

他也同样,以为没有抑郁,人生注定不同。因为他聪明,因为他开朗,但他哥哥也聪明和开朗,但也只是一个农民,后来做的工人,并且他儿子娶的老婆有癫痫,生的孩子也有毛病。想必如果是他,他也绝无法接受这一切,也一定会责怪到病的头上。

第二,在他的世界中存在另一个误区,一切都好才是正常的,有不好的是不正常的,都是因为病,如果没有病,那么他的人生注定圆满。虽然现在他已经70岁了,但他一直没有长大,一直活在这样的梦中,因此不能面对众生皆苦与无常是常的现实。

经过一段时间的咨询,他也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并且谈到了一个词“刻舟求剑”——他把当初的聪明和不凡(无论是现实,还是幻想的),刻在了人生的这条船上,认为人生注定一帆风顺,心想事成。

显然,这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毕竟人生的成败不仅在于一个人是否聪明,还包含了太多不可控的因素,诸如,人格、逆商、情商、人际、运势、关系,想必这些都缺一不可。或者说成功有时是偶然,绝非必然。

但他却因为“刻舟求剑”把幻想中的一切,当成了一种必须与应该,不能如愿陷入到内心冲突之中,并一直和自己,和抑郁过不去。

在治疗期间,他依然会做各种梦,依然会累的不行,他会梦到同事都考上了好的地方,去了大城市,而他没有考上,在梦中感到遗憾,没有实现人生价值,他认为从20多岁,人格与认知都扭曲了,认为自己的潜能没有发挥出来,他认为如果没有生病,那么自己走上人生巅峰是肯定的。

但我提醒他,如果他这些想法都是扭曲的,那么很可怕,就会把他人生这条船带偏了。事实上,一个人歪了,他看到的世界就歪了;当一个人正了,看到的世界才是正的。

当然。问题的本质不在于外显的症状,而在于他一直不能放过他自己,不能面对与接受平凡的人生。他想要正常人快乐,但却无法接受普通人的平凡,就算他成为别人,也无法对自己满意。

当然,这一切的执念都来自于他的爸爸。正因为原生家庭缺乏温暖与爱,让他缺乏价值与安全。并且在他第一次发病之前他就已经病了,人格已经扭曲,已经沉浸在不凡的幻想之中。批斗老师那次仅仅是一个导火索而已,把他内心中那个不被爱的小孩与的不安全感激发了出来。但因为他无法面对这个被嫌弃的小孩,所以只能躲在成功与伟大所堆砌起来的幻想当中,所以只能和抑郁作对,毕竟这样他才有救赎的希望——用幻想的伟大来掩盖骨子里的卑微。而这个梦,一做就是几十年,到今天还没有醒。

但治疗并非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治疗的目的是为了接纳你自己,就算自己不完美,不成功,甚至是很平凡;治疗的目的并非是为了圆梦,而是帮助一个人从梦中醒来。所以对“治疗”深刻的理解,必须建立在对神经症形成机制深刻的认识的基础之上,不然此治愈,非彼治愈。

此,我们再重申一下神经症的形成与机制。

神经症的形成机制在于童年缺爱,受尽苛责与嫌弃,所以孩子也会嫌弃自己,他也会内化原生家庭的苛求,因为无法接纳自己,所以他就沉浸在全能自恋的幻想之中,毕竟只有一个无所不能的自己,才能掩盖那个被嫌弃的小孩。但幻想中总归会会破灭,但因为无法面对现实,无法面对自己,所以患者会条件反射地去补。而从小精神创伤大,则沉浸在幻想中越深,或对“伟大”“光荣”“正义”的理想化的自我就越是强求。

简单来说,患病的成因是,伤害,幻想,执着,封闭,而对应的治疗逻辑就是觉察,放下,接纳与开放。治疗师的作用就是帮助达到这个目标。

对他来说,现在的关键词就是“接纳”而非“对抗”,从头疼和多梦及在梦中打架的情况就说明,他一直都在和自己打架,一直都在和现实对抗,他一直都没有放过他自己,他依然活在一个天生我才的梦中。

治疗并非是提供怎样的方法,而是帮助患者醒悟到自己一直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用幻想的真实来掩盖骨子里的卑微。但这仅仅是逃避,不是医治,真正的医治在于直面内心中那个被嫌弃的小孩,去原谅他。去发现,这一切实际上不是他的错,如果说错,只能是他父亲的错和那个时代的错。

小时候的他来说,他是无法认识到这些的,他内化父母对他的否定与嫌弃,他会会认定自己不好,让家人失望了,并以为成为更好的自己就会被爱,被接纳。当这一切沉淀成一种潜意识,就会成了一个人人生的动力,只不过这是一种邪恶的力量,毕竟这种所谓成长的原动力,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恐惧。看似他在试图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但本质在于他无法接纳真实的他自己。

所以,治疗需要做的并非一直被这股力量,或者说是“心魔”所掌控,真正的救赎在于为这个孩子“平反”——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做错过什么,他只是一个孩子,如果有错,只是他无法选择家庭与所处的时代,他没有被爱过。

最后,当一个人可以从理智上,从情感上,慢慢增加了对自己的接纳度,那么他对幻想,对执念的执着度就会下降,那么他就不必躲在梦中,不必执着成功和优秀,他就离自我和解更近了一步。

当然,这是一条漫长且曲折的路,但首先,他要和抑郁达成谅解,毕竟如果都不能接纳抑郁,不能为抑郁“平反”,那么也绝无可能与自我和解,与平凡的自我和解。

治疗不是战胜,而是接纳;不是对抗,而是和解。简单来说,就是放过你自己。对自己多一些包容与接纳,放弃一些你所执着的应该与目标,想必你就离成为一个“人”更进了一步,相应的外在症状也会一点点缓解。

但治疗并非是纸上谈兵,而是一种深入潜意识的觉醒,这种觉醒并非是闭门造车,这需要开放的心态,需要交友,交流,治疗,阅读,要开阔自己的视野,也要加深对生活的感触,对自我的认识,这样你才能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自己到底是谁?是那个自以为的神,还是那个现实中的人!

 

当他读了这篇写给他的文章后,发来了这样的反馈:王老师:你好!你的回复我收到了,非常感激。我仔细地阅读了几遍,对我有很大的启发,我对我的病重新审视,有了新的认识和收获。我一定会按照你的精辟的分析和指出的方向,努力改变自己,争取走出困境,过上自由的生活,做一个真实的自己。非常感谢你在百忙之中能抽出宝贵的时间给我作这么认真的分析和指导,同时我也佩服你对我之前的咨询还么记忆深刻。我觉得你是一个对患者极其负责任的人!感激不尽,再一次谢谢你!你是我的人生导师,谢谢!

 

写在最后:希望他可以透过问题的表象,发现自己的问题所在,并最终原谅自己,打开心结。生命不在于长度,而在于活得明白,想必这样人生才会少一些遗憾,多一些自由与幸福。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