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心理专栏/王宇

自恋:虚假的自我

浏览量:182      发表时间:2019-10-30

自恋:虚假的自我

 

  

    只是执着于症状,就会忽视产生症状的土壤——你自己。患者总是认为自己是症状的受害者,却没有醒悟到问题因人而存在。搞明白一个什么样的人得了强迫,比试图消除症状更有意义,不然,就好像和影子打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患者却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认为是强迫夺走了他的快乐与自信,他的生活也从此陷入黑暗。其实他没有觉察到:不是强迫不离开他,而是他不愿放弃强迫,如果不搞清楚其中的缘由,只是一味地埋怨并想战胜强迫,治疗也只会变得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对于急功近利的患者,他往往会把自己这个人和强迫分的很清楚,强迫是强迫,他是他,他幻想去掉了症状,又可以幸福。但苍蝇不叮无缝蛋,如果他的活法、价值观、追求是健康的,最终也不会陷入到内心的冲突之中。治疗如果不能透过症状深入到一个人的内心、一个人的成长、一个人的人格,就算症状减轻,也只是虚假的治愈——他并没有深刻地觉察和改变他自己。

    大多数人认为已经了解了自己,但其实他只是了解理智上的自己,却对内心深处的自己知之甚少,这个“未知的自我”才是分析的重点,当我们对这个非理性的自我了解的越多,就越会理解症状的存在,才能醒悟到:我们并不是强迫的受害者,反倒是指使强迫的人。

    比如,一个高中生,父母对他的期望很高,所以他也对自己严格要求,不接受自己有搞不懂的题目,所以初中的时候他总是问:“为什么”,什么东西都要问,结果反倒影响了学习。后来进入了高中,他又产生了自我怀疑式的强迫,诸如:这段文字我看到了么?我算对了么?严重影响了他的学习效率。虽然理智上他知道不应该这样做,不过却担心不这样做就会错过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但这样的结果却是考试他都无法按时交卷,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在乎成绩,却总是写不完题目;如此在乎学习,却总是听不进去。

    随着治疗的深入,他给我写了这样一封信:我是一个天才,我想的那些问题,常常是没有答案的,或者根本就不需要答案。于是我就把它们归结为潜意识!而“心魔”却老是问这些“潜意识问题”,比如:“为什么16+15=31?”这本来一想就知道了,而他就是要这么问,于是我又象小学一样去把它算一遍,我也知道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但就是受不了,忍不住要去算,而且越算心越烦,因为我觉得自己是个天才,这些东西一想便知(常人就应该做得到!)而我是天才,一想便知只能算是底线,最好是不想便知,看一下就知道(这点好象常人也做得到!)而我现在却在算,真是太糗了!与我理想中的那个人差太多了!于是我又觉得很不舒服,即使这个问题“解决”了,但是我还是觉得很不舒服。这可真是想也不是,不想也不是。好象我怎么做都是错的。我觉得我所谓的解决问题其实根本就不是解决问题,因为有很多问题根本就解决不了,根本就没有答案。我似乎是在满足一种我心里想的一种解决问题的模式。

    表面上是为了解决问题,但实际上他却是为了证明自己。一个“天才”的痛苦来自于,他并不具备天才的能力,却错误地把自己当成天才,并按照天才来要求自己。当他不能保持优秀,不能维持优势的时候就会恐惧,强迫的存在只是维系了他“天才”的幻想,所以不是强迫无法停止,而是他不想停下来,毕竟他放弃了强迫,那么他就如常人一般,也需要想,也会犯错,那么他就会从云端跌回地面。

    他不敢,也不愿相信真正的自己并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般无所不能,他不想幻想被打破,所以他只能靠强迫来输血。所以他想摆脱强迫,就好像地方政府要打压房价一样的纠结,一方面这一切不可持续,另一方面却找不到替代的方法。所以,在治疗强迫上,他总是雷声大,雨点小,因为他难以摆脱对强迫的依赖——强迫虽然痛苦,却给了他一个希望,只要努力,总会超越平凡。

    强迫就好像是春药,虽然可以让他看似强大,不过最终只会掏空他,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春梦罢了。就算在现实中他没有什么了不起,不过他依然认为自己就应该是一个天才,坚信自己注定与众不同,并把成为人上人当成了他人生至高的最求。

    一位男性患者不愿与人交往,人多的时候会紧张,因为他觉得自己太显眼,太帅了,容易被人关注。他认为自己的脸就是做大事的人,就应该做高雅的工作,过富贵的生活。为了让我更了解他,他写来了这样的信:很小的时候就逐渐把人群“分类”(三六九等),并一直觉得什么类型的人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并深信不疑至今。我不知道为什么才小学,压根没什么经历,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的,所以该来的始终还是要来的,可能像我这种想法不患心理疾病才怪呢。我开始认为“分类”是这个世界潜移默化的规则,是社会发展至今的必然产物。在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而今天,我开始逐渐意识到我好像犯了一个错误,从小学5.6年级开始一错,错了快20年。也许这个所谓的“分类”根本不存在,是我太敏感了,也许这个“分类”确实存在,但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如此分类的背后潜藏着对强者的崇拜,对弱者的鄙视。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分类,而是一种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价值阶梯,他幻想爬到顶端就可以俯视芸芸众生,就可以不被伤害。就算达到了,他获得的也不是幸福与满足感,而是自我膨胀式的自恋。

    成为人上人,成了他人生至高的追求与目标,所以他看不起那些不优秀、没钱、没地位的人,他也自负地认为他就应该是做大事的人,所以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出自于功利心,他早就没有了平常心。就如同一位女性,当她自觉成功无望的时候,她就找了一个开公司的人做老公,她幻想公司有朝一日可以上市,她就可以跻身上流社会了。但因为现在她依然是路人甲,所以她不敢和太优秀的人在一起,担心被看不起,而和普通人做朋友,她又从心里看不起他们。

   在神经症患者的世界中,人的价值都被简化为是否成功,是否出色,是否有权势,如果他不成功,那么他也因此变得一钱不值。所以他也常常会自卑,这并不是说他不好,只是他给自己的目标与要求太高了。但一个利欲熏心的人根本就不会注意到他是否有能力,他是否擅长,他是否喜欢,他只在乎成功,被人看得起,但越是这样他越不容易成功,毕竟优秀是投入所热爱事情的副产品,而不是奋斗的目标。一些人总是满脑子想着成功,优秀,三六九等,就说明他根本就不爱他所做的事情,他爱的只是虚荣心的满足,其实和拜金女没有什么区别,他早就已经迷失了生活与生命的本质。

    人活着的意义与价值不是来自于和别人的比较,而来自于自己内心中的满足,按照自己的情感和喜好而活。但对于患者来说,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证明他比别人强,优秀,所以他早就已经偏离了做事与做人的初心,沉浸到病态的执着当中,并把这美化成了上进心,并因此瞧不起那些知足常乐的人。不过一位患者最后却和我说,他在某一刻突然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也许不是别人不思进取,而是他不放过他自己。此时“上进”与“成功”已经成了一种强迫性的需要,他停不下来,他一切的目标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强,他才是最出色的那一个。

    一位患者写到:感觉不比别人更强我就不能活,不能比别人更有钱,就有可能被杀死,长大了这种感觉更强烈了。以前还能幻想自己长大以后肯定会很有钱,比别人强,比别人活得更好。一直靠这样的幻想来尊重自己,但现实是虽然努力了很久,强迫了自己很久,可能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更不敢去接触人。不敢想象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我的想象,所有都是。一想到这些是假的,我就想逃避,躲起来,逃到一个世外桃园,这样还能保有一点尊严。我的强迫症根源就在这里,不能比别人活得差,不然就想杀了我自己。

   所以,他总是想着学习,提高,如果不做点什么内心就会焦虑。他也会不停地给自己列计划,虽然他一个都完不成;他的书架也总是堆满了各种成长类的书籍,他希望可以提升他的层次,拉开与凡人之间的距离;他总是把自己的生活填的很满,不允许自己浪费时间,他要求自己在相应的年龄取得中等以上的成就,不然他就会感到挫败。而身边的人往往也成了他的假想敌,他总是试图超越他人,如果不能,就逃避他们。看起来他迫切地希望成功,但更确切地说,他是恐惧自己不成功,他整个人其实是被恐惧所驱使,也因此他越努力,就越偏离。他无法忍受自己的平凡,所以成功成了他的解药,也因此成了毒药。

    一位男性患者,他一直想要成为一个成功的男人,方方面面的成功。所以当他的女友不是处女,当他发现女友也会对别的异性有好感,当他发现她前男友比自己优秀的时候,他崩溃了,他无法接受现实,那样他就不完美了。无敌有偶,另一个男性患者也总是在分手后查看前女友的朋友圈,当看到对方发一些伤感的文字和图片的时候就很高兴,而当看到对方开始了新的生活,没有他更快乐的时候他就痛苦,他认为这样就意味着他没有在对方心里留下深刻的烙印,他认为一个成功的男人应该是让女人念念不忘,就算是把她摔了以后。他就好像猎人,一旦他得到了对方的心,对方对他也就没有意义了,女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猎物而已。所以他没有真心爱过任何一个人,女人并不是目的,只是工具。

    他不爱任何人,也包括他自己,他就好像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一切都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仅此而已。如果他孝顺,其实是他想成为一个别人眼中的好孩子;如果他道德,只是为了维系一个完美的自我形象;如果他绝不利己,也不是因为他对别人的爱,而是因为他怕别人发现他的真面目……他即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他的价值不完全来自于现实,更多地是来自于他的自以为。一位患者谈到,他总是喜欢一个人想,喜欢独处,做白日梦,幻想自己牛逼,他在想象中勾勒出了一个形象,然后装的时间长了,就分不清现实了,他以为幻想中的那个人就是他自己,他早已经看不清本来的自己是怎样的。

    一位患者为此做了这样的自我分析:我在想,是什么原因导致我现在的处境?最后我觉得我应该也是童年造成的。大概我还是小学一年级二年级的时候,经常被老师表扬,甚至全班唯一的一张“三好学生”的奖状,老师也发给了我,仿佛我就是这个班级老师认为的榜样。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给自己定位也是“最出众的一位”,我变得喜欢出风头,我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是最棒的,就好像一副扑克牌,有3到10,有JQKA,有正负king,我就认为自己应该是正king。而这种定位,我在以后的学生生涯中一直在维系,一旦维系失败,我总是在拼命找回。我心里暗暗宣誓,老师同学父母们都等着瞧吧,我会回来的,我会夺回我的位置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的成绩还是比较不错的,这也许和我的自负驱力有关,你想想,一个13、4岁的孩子,每晚为了成绩,为了第一,为了排名,天天熬夜到11点,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景。考试,对于我而言,已经不是单纯的考试,而是一种我获得别人肯定,超越别人的手段。我没有真实的活,没有接受自己。直到现在……

    他可能取得过成绩,受到过肯定,人生也有过辉煌,但他却把人生的顺境当成了常态,把某些方面的优势当成了凌驾于他人之上的的理由,并因此认为自己人生注定不凡。当日后人生的轨迹不是他所期望的时候,他整个人就会崩溃,并且会抗拒,认为这一切是不真实的,他相信自己的人生就应该如幻想中那般伟大。他早就分不清幻想与现实,活在了盲目的自我崇拜之中。

   虽然在想象中他是不凡的,不过在现实中他却比普通人更加不幸,毕竟在现实中别人并没有把他当成神一样膜拜,他也不能超越所有的人,更不能摆脱人性的弱点与黑暗面。所以,他也总是充满愤怒与恐慌,对自己,也是对他人。虽然在内心中他总是在贬低他自己,不过却无法容忍别人的贬低,所以非常的敏感,甚至是开玩笑的话他都会耿耿于怀。他在潜意识中认为,自己和别人不是一个等级的,别人没有资格来评论他,所以他的愤怒才会扩大化,并总是会感到屈辱,认为别人在欺负他。但碍于关系,他也会压抑,时间长了,他都已经分不清,别人是真的欺负他,还是他的敏感。所以在人群中,他总是处于紧张和戒备的状态,在内心中也总是对别人充满了敌意,虽然表面上他会装的客客气气。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他真的受到了多少欺辱,而是他不能接受一丁点伤害,这才是关键。但作为一个人,不受伤害不可能,不被欺负不现实,他那天上的王国经不起现实的考验,所以他要么就用强迫来维系幻想(比如,他会小声骂回去维系自尊),要么就逃避现实龟缩在自己的世界中。

    他会不自觉地活在全面防御的生活之中,他害怕那些可以戳穿他自负的东西,比如,失败或嘲讽。所以他更喜欢那些他喜欢那些可以凸显他价值的人和环境中,他一直试图活在“舒适区”当中,虽然这保护了他,不过却也禁锢了他。逃避了现实,他就更容易活在幻想里面——他听歌的时候都会把自己幻想成明星,看电视的时候把自己想象成主角;看见优秀的人他就开始模仿,最后他都分不清他做的是自己,还是别人。因为他恐惧现实,所以他一直活在自己的“安全模式”当中,他会逃避未知,在熟悉的环境中他才感到安全,他也不敢认真的去生活,因为不努力会不会失去,更不会失败。

    虽然他活着,却一直没有真正地活过。虽然他看起来和别人没有什么两样,不过他却一直都在逃避真正的生活与自己。一些患者也会在某些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活在了梦中,他觉得自己浪费了青春,没有交朋友,没有认真生活,也没有融入社会。他觉得自己人生很悲哀,浪费了很多时间,他醒悟到自己应该真诚交流,而他为了保护自己而回避了亲人和朋友,没有真诚而深入的接触。他发现自己已经活在了幻想当中,把幻想当成真实,而对现实反倒有了模糊感,所以正常人不害怕的事情,他才如此恐惧,比如,他怕自己突然把水泼到别人头上,也怕在公交车上摸美女屁股,也怕自己在开会的时候会大喊大叫,虽然这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他最后感慨到自己的人生白活了,自己根本就是活在虚假的人格与自我当中,一直都在扮演成一个老好人,但这个人并不是真实的他。

    真实的与虚假的区别在于:一个人明明不是,他硬说自己是;一个人明明没有,却硬说自己有;一个人明明不行,却硬说自己行。这就好像凤姐一样可笑,他一直都在骗自己,他骗自己优秀,圣洁,有魅力,与众不同,他把那个实际上不存在的人,想象出来的人当成了他。所以他一切的努力并不是成为真正的他,而是维系幻想中的他。

     不仅是成功与权势,道德与圣洁同样可以让一个人觉得自己不凡,找到一览群山小的感觉。此时他理想化的形象并不是最牛逼的、最厉害的,而是最道德的、最圣洁的。但没有人真的如此超凡脱俗,他所谓的真善美,其实不过就是为了掩盖他内心中的假恶丑。毕竟,一个人的品性就好像太极八卦图,没有人是只有白没有黑的部分,当他一味地逼迫自己成为一个圣人,其实他就早已经不再是一个真实的人。

    这个过程就好像病毒入侵一样,影响了他生活的点点滴滴,比如,他不敢说脏话,不敢发火,不敢八卦,甚至是不敢讨厌一个人,不敢做任何有违主流价值观的事情,就算发朋友圈都要斟酌再三,而不能随性而为。他所作的一切再也不是因为喜欢,而是为了别人怎么看,为了维系道德圣人的形象,生活对他而言早就不是活出自我,而是在一个剧本中表演。

    一位女性患者因为童年爸爸的苛责让她心中充满恐惧,她只能迎合爸爸做一个一个至善的人,所以日后她一直都是一个好女儿,好学生,好同事,好妻子,好母亲,她好像是一个从书本中走出的人——她认为自己应该善良,应该孝顺,应该做对的事情,应该让别人满意,应该做好一切。所以她在生活中充满了各种冲突,比如,虽然她喜欢吃肉,不过却不敢吃,因为她觉得这样太残忍;他不敢闯红灯,怕小朋友学了去,如果有意外就是她的责任;他不敢得罪佛祖,如果佛祖怪罪下来连累家人,那么她就成了一个罪人。所以在亲友和同事的眼中她几乎没有任何的缺点,所以她也因此活在了道德的优越感之中,她表演出来的,被她认为是真正的品格,她也因此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各种规矩和圣人的标准,已经限制了她人生的体验,把她变成了一个没有自我与灵魂的人,她也因此缺乏真正的情感,所谓的品德和圣洁只是一种表演,是一场秀,他表演的很用力,活在了自我编织的剧情当中,成为了一个假圣人,这样她就不会感到真实的自己是那么的卑微与无助。

    当你不得不做一个怎样的人的时候,也许你已经迷失了你自己。如果规矩凌驾于情感之上,那么你和一个机器人又有什么区别——说正确的话,做正确的事,这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悲哀?被恐惧驱使不得不做一个好人,想必不是真正的善,善发自于内心中的爱,而不是出自于恐惧

    一个人越是活在某种形象与人设当中,就越容易产生强迫,因为那是他表演出来的,并不是真正的他,所以当他突然窥探到自己的人性,也会把他自己吓坏。他会否认,认为那不是真正的他,他会认为自己病了,所以他来治疗是为了我帮他再次成为那个道德圣人,那个他自以为的自己。但治疗是为了自由,而非禁锢;治疗是为了看清真相,而非继续自欺;治疗是为了帮一个人找回自我,而不是活在虚假的自我当中。因此一些人觉得治疗是在颠覆他的“三观”,让他一时难以接受,但如果不是之前的“三观”有问题,想必现在就不会陷入到内心的冲突与挣扎了。

    一位男性患者,因为一次看了异性敏感部位,结果就觉得对方在笑话他,所以就产生了色目恐惧症,虽然他也极力地控制自己的眼神,但就是控制不住,并且越控制越严重。他认为自己不是那样的人,真正的自己是无比正直的,这个眼睛乱看的人根本就不是他自己;而另一位患者则是是控制不住自己看别人的包和手机,他越是不想看,就越是控制不住,所以和别人在一起就异常的紧张,他怕别人把自己当成小偷。其实,人的眼睛是无法绝对控制的,或者本不该来控制,只能顺其自然,不过正是因为患者要刻意地维系正人君子的形象,所以才和自己眼神做对,并因此产生了强迫。

   一个人如此刻意要求自己善,不能有恶,这绝非真正的善良,只是说明他不敢直视自己内心中的丑陋。治疗的本质并不是教人从善或作恶,而是尊重自己的情感——他可能是自私的,善良的,丑陋的,猥琐的,纯洁的。不管怎样,人都要对自己忠诚。

    当一个人背叛了自己的心,就如同双面人,他怕别人发现那本来的他,所以他不相信任何人,他总是会把自己包装的很好,他只想让别人看见他“美丽”的一面,而不能让别人发现他真实的一面。比如,一位女性患者开始是害怕手机被监听,因为她和公司的两个人处的不好,在背后也骂过她们,她害怕他们知道。后来她的症状泛化了,她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就算墙上一个黑点,甚至是一滴水,她都会怀疑是否是摄像头,为此没有一刻安宁。身边的亲人无法理解她的行为与恐慌,但如果把这一切看成是谍战片就很好理解了——她就好像是一个特工,一直在潜伏,没有人了解真正的她。如果她原本就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想必就不会恐惧那些会窥探她隐私的东西,也不会如此草木皆兵了。

    她一直装成一个女神,而不是做一个女人。但这又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是伪装呢?人又该为什么而活呢?是为了真实的情感,还是为了看起来很美?当一个女孩总是委屈自己让别人满意,试图成为一个“好人”的时候,我知道,这只是表演而已。毕竟,如果一个人都不在乎自己的感受,那么他怎么能真正去爱别人?他入戏太深,把自己都给骗了。

    这种对真实自我的脱离,却被患者解读成为上进心。但当我提醒患者检讨努力的动机的时候,患者往往很无辜,他认为让自己变得更好没有错,只是操之过急。并且反问:谁不想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没有错,但这个更好的自己到底是真实的存在,还是如乌托邦一样缥缈的幻想?这到底是一种纯真的渴望,还是一种对自己无情的苛求?并且,想让自己变好没有错,但要求自己一定好,不好就没法活,则成了一种病态。当成为更好的自己成为一种执念的时候,想必只是因为他害怕成为他本来的自己罢了。这一切看似是美好的追求,但本质上却是一种心瘾,不仅不会让他成为更好的自己,反倒会更加自我憎恨。所谓更好的自己不过是一场骗局。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