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心理专栏/宫雪

关于抑郁你需要知道的

浏览量:323      发表时间:2018-07-30

针对抑郁观念,介绍一些你可以写在提醒卡上的想法,用以对抗常见的抑郁观念和感受。如果你愿意,可以选择一张令人舒服的图片做你的提醒卡。
抑郁表明我软弱
• 抑郁是一种可怕的心理状态,但它并不是软弱的证据。
• 抑郁症影响着动物和人类,这种大脑状态是进化的产物,因此这不是我的错。
• 抑郁是一种心理状态。正如我会有其他的心理状态(如快乐、放松、愤怒、焦虑),我也可能会抑郁。
• 抑郁是一种令人不舒服的体验,但不幸的是,数以百万的人被抑郁所折磨。抑郁只是大脑的感觉模式之一。
• 抑郁对任何人都能产生影响——即便那些通常被认为是很强大的人(例如,温斯顿•丘吉尔)。
• 抑郁状态下,人们常常感到身心疲惫、做事费劲、失去希望。抑郁常常意味着我们感到了危险。
• 越了解抑郁,越有利于我尝试运用理性思维/同情心思维来处理它。
• 生活中可能有某些非常现实的问题使我精疲力竭,导致我易感抑郁。

如果我服用抗抑郁药,那意味着我很软弱
• 抑郁与软弱无关,但它会让我们觉得精疲力竭。
• 我需要证据证明抗抑郁药对我是否有帮助。如果抗抑郁药能帮助我改善睡眠,提高我的情绪兴奋度和信心,那么,它对我摆脱抑郁是有帮助的。
• 数百万人服用抗抑郁药。
• 是否选择服用抗抑郁药是我的个人选择。我并不需要把它当作检验我是否强大的一种测试。
如果进行心理治疗,我将不得不暴露我的愤怒或羞耻
• 向别人(比如心理治疗师)透露自己的个人隐私让我感到焦虑,这是可以理解的。
• 但资深的心理治疗师非常清楚是那些让我们感到羞耻的事情,导致了我们的问题。
• 事实上,我并没有证据可以表明在向心理治疗师袒露自己之后,会被他轻视。正如外科医生对自己要处理血液和内脏器官早有心理准备一样,心理治疗师对处理生活中的不愉快也早有心理准备。
• 我越是敢于面对让我感到羞耻的事物,就越能了解自己,也能学会如何摆脱它们,以及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
• 心理治疗师不能强迫我说话,所以我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也可以自己判断治疗是否有帮助。

过去我能做的事现在做不了了,因此我是个失败者 
• 目前我处于抑郁状态,因此,不想以往那样有动力是很自然的。
• 尽管我无法处理过去常做的事,但我毕竟还是能做一些事。
• 我应该为自己做了某事而鼓励自己,而不应该为自己没做某事而责备自己。
• 我不可能靠自我折磨来摆脱抑郁。
• 我可以一步一步来。
• 肯定我的进步,因为不论有多小,我都是在前进之中。
• 我现在的任务是试着用友好、富有同情心的方式来处理抑郁。

我毫无价值
• 用简单的好-坏、有价值-无价值来评价一个人(比如我自己),是一种全或无的思维方式,“某一类”这个词也非常不友好。
• 仅仅因为我觉得自己愚蠢、没有价值,并不代表着我真的是这样。
• 如果我过分认同自己的无价值感,我就会变得更加抑郁。
• 价值这个词可以用来描述汽车、洗衣粉这一类的物品,但不能用来评价人。
• 如果我承认“无价值”只是我作为人类对自己的诸多感受之一,那么,我就能更全面的看待自己的消极情绪。

我的怒火表明我肯定是个很糟糕的人
• 愤怒,就像其他情绪一样,是我们都会有的情感体验。
• 愤怒的强烈程度表明了我们受伤害的程度。
• 我的愤怒表明,我希望能改变和推进一些事情。
• 的确,乱发脾气并没有好处,但我应该学会更诚实、坚定地面对自己的需要。
• 我可以学着理解自己的愤怒,而不是给自己贴上我很糟糕的标签、试图压抑自己的愤怒。
• 或许我可以学着富有同情心地接纳我的感受,慢慢地处理它们,看一看我想要采取什么行动。
我不像其他人那样有能力,因此,我是个失败者
• 有竞争意识,想要超越别人是很自然的。
• 每个人都是特别的,都需要遵循自己的节奏。仅仅因为有些人看起来比我更有能力,并不能表明我就是个失败者。我不害怕做普通人,甚至差一点也没什么。我只要做到自己的最好就可以了。
•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独一无二的,我可以专注于我能做的事情、对我重要的事情,而不是其他人在做什么。
事情从不像我期望的那样,因此,一切尝试都是徒劳
• 失望是生活的一部分,如果我能全面地看待问题,我将学会更好地应对它。
• 我可以学会关心自己能从一件事情上学到什么,而不是只关心事情的结果离我的期望有多远。
• 我可以练习表达对他人的欣赏,然后看看我会怎么样。
• 我可以观察自己是否在失望的时候自我攻击,并学会更为友好地对待自己。
• 这是一种典型的全或无思维方式。因此,我要学会关注那些能让我享受的事情,而不是与之相反的事情。就像那个古老的故事——还有半杯,还是只剩半杯——所告诉我们的,幸福就在于看到生活中拥有的那部分。

我永远都不会好起来
• 在阅读本书之后,我认识到,有许多方法可以帮我摆脱抑郁(如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家庭治疗和各种形式的自助治疗等),并且这些方法对许多人都有用。
• 我无需默默忍受。
• 如果我需要其他帮助,我可以告诉我的家庭医生,以便获得可能的帮助。
• 我并非总是抑郁,抑郁只是我目前的一种心理状态,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一直抑郁。
• 尽管我非常想要克服抑郁,但正如本书所指出的,或许一直以来,我只是在忍受它,躲着它,而不是真正的面对它。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