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来访者反馈/疑问解答

我只想成为一个正常人

浏览量:241      发表时间:2022-08-15

 

                        我只想成为一个正常人

 

刚毕业,已经六年了,看了网上的分析,好像什么社恐、余光强迫症和我有相似症状,我不会判断,有些却不能解析,现在的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只知道生不如死,不见别人,别人找我不理会,饭不想吃,失眠,抑郁 压抑,有自残行为,已经有多次自杀的想法,但也想看看什么会事情或什么病,看看有什么建议 小学大部分时间感觉是一个普通人,至少在举动、性格上不会与其他人有很大差别。但是一个很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和自己形象的人,例如上课想看下后面的钟看时间,心里觉得老师会留意觉得我想快下课,从而不敢看。上课分组被坐后面的男同学拿手一直戳我,我小声的告诉他别弄,他当然没听,我很困扰也不舒服,但我知道他旁边坐着位女同学,我不敢让她知道我玩不起或怎样,所以忍受,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小学时就是个在意别人看法多于自己感受的人 事情的开端在六年级,我就在听课,前方有个女同学在上课时不停回头看向我那边,本身感觉奇怪,看看她是否看我,她没有,她整个头转过来就是没看我,后来她一直重复,我由感觉奇怪转变为恐惧,感觉她的余光就是在看我,本身自小注意力就很难集中,应该有过度活跃症,然后上课的专注力很大部分落在她身上,每次转过来都不知道她是否看我,这种感觉很折磨,每次告诉自己没事,但身体和精神上都出现恐惧紧张的反应,每次转过来觉得她是否有病,现在回想结果可能有病的是自己。座位掉了后,持续有一些恐惧紧张反应出现,感觉前面的女同学老是看自己,甚至傍边的人在抖脚,觉得不舒服,但一直没深究问题所在,不过很快就放暑假没多想,放了暑假后升七年级,开学第一天,坐着时,有一种想法和感觉涌现,是否有人在看自己,看见左边一位女同学,问自己应该不会怕她吧,恶梦就开始了,开始无形中锁定她为目标,开始用余光不自觉关注和在意她,变得课堂内容也很难听进去,专注力减弱,看黑板时我的余光在意她的余光或视线范围内有没有看到我,但她坐我旁边几乎一定会看到,所以会觉得很辛苦,很常时候也不能看黑板,她转头望向我这边看、她的肢体动一下甚至身体微微转动一下,我会慌张,身体也会表现出来,我肢体或身体开始就抖一下,动一下或一直抬头看突然头震一下,这些羞耻的举动很怕会被她注意到,但不可能的,太明显了,她开始注意到我,看见她也受我困扰,我边听书边不受控制的将注意力投放到她那,大家没说话,但形成一种奇怪的互相影响的关系,也感觉自己骚扰了他们,伤害了他们,不是只是我的个人想法,看到他们换了座位自然舒服的上课,就很内疚。随着一次次换座位,这种病态思想一直恶化,前方左方右方,对大嘴巴、较多人认识的女生状况最严重,因为很害怕她们会将我的事情告诉别人, 结果产生反效果,反而更加在意 更加紧张,自己也更难受 刚开始只在意女同学后面男的也开始在意了甚至老师,大多时候别人没有做什么,我知道他就是平常的看外面 做功课,脑中却不能控制这种很多变态想法,[他的余光在看我,感觉被注视]———就是在别人没做任何事情,静静的坐着,脑内觉得他不动是和我比忍耐,最后也不自觉的肢体震一下,身体阵动,我感觉很痛苦,不明白为何就不能正常与旁人坐着 之后身体开始不受控,甚至突然的一下呼吸非常大力(这是我之后的六年一个很严重的不受控举动),本身自己是没有察觉的,看到一位旁边的同学开始开始恐惧我,甚至旁边很明显两三个同学直接侧着坐不看我,躲着我,他们本来正常坐着,不会无缘无故震动害怕,后来就发现原来我可以长时间身体不动而且感觉挺自然,其实我一直心里在害怕,所以一直不自然地呼吸,本来我没注意,觉得很自然的,但后来仔细留意原来自己害怕时会大动作地吸一口气,只要害怕就会这样,其实与做出害怕的身体反应没分别,看到别人因为我整个人很烦躁,有些人托头用手臂挡住自己视线不看我,每个人都有做出一些影响他正常做事情的动作,自己去刻意掉整呼吸,反而更加的紧张。 有时候会他们一个小动作、一声叹气,都感觉他们在不爽自己,更何况那些直接转身不看我那些 。 有时候用手挡住他们不看会更舒服,但想到他们会觉得我讨厌他们,所以就不看他们?也会想他们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那时候脑子会突然有个想法:我是没有资格这样做,或是还是正常点吧,选择放下手。这些举动我记得很清楚,想起来就痛苦, 每天的放学都感觉松一口气,严重的有时感觉死里逃生。回家都选择逃避,回家打游戏,看影片,自我感觉良好,一放假就开始不停看手机,打游戏,现在回头看自己,只是沉醉在装作普通正常人的举动,不让自己想自己的问题,潜意识一直逃避问题的发生。 有尝试过找母亲说说自己的情况,她的带我找了一位心理治疗师,看完和没有看一样 ,在他面前我也有这些状况出现,看了五六遍后他对我说这么久以来没对我害怕过,但那个人我感觉到他是有不舒服的 朋友,平常一起出去玩的几个是小学就认识,和他们相处他们很快乐,我也有,但很多时候不是真正的快乐,不是独处时最自然的自己,例如坐下来打游戏 看电影这些静态活动,我的病态又出现,我只能做会很辛苦为了控制这些小动作而做一些看似自然的动作,或者闭气让自己不做大动作呼吸,看上去是个正常人,不然连朋友都嫌弃就太可悲,去别的地方旅行,听说会看电影,直接不去了,看电影很痛苦,状态好虽然还有一点不舒服,但也可以投入地看完整部,状态差的时候整场都在忍耐,剧情基本没看,他们觉得我不合群,其实我想去,但怕又制造一次不堪的经历。在学校基本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问题,但没有人和我认真讨论过,可能被我吓跑了,可能觉得我就是个神经病,觉得忍一下等调位置摆脱我,自己不会主动传,完全没有自信,感觉自己不是正常人,觉得自己是精神病人,所以传信息多顾虑。 毕业这一年是最严重的,以前将就地过日子,但可能自己思维成熟了,不想做这些让自己羞耻别人难受事,也知道快毕业,所有人都在认真备考,开始就完全不想影响别人了,就喝酒了,然后迷迷糊糊的上学,不让自己想东西,整个人是几乎没有那些病况出现也不影响别人,但每天都喝,考试喝,测验喝,身体很差,也不快乐,只是在逃避,朋友喝酒high起来,我喝酒让自己冷静下来,是有多么的可悲。 现在的我是最严重的,不敢出外了,走路感觉别人看自己,走路时想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但总会紧张 走路不正常 突然抖一抖,每抖一下,就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不正常。 最近一次到陌生环境和别人一起坐,很慌张,冒汗,心跳快,看手机专注不了,怕被人看到不正常,需要控制自己身体,怕自己呼吸影响到别人,就闭气,挺不住了,才吸气,,起码这是最自然的反应,不停重复,呆到结束一刻,感觉生不如死。 以前坐公共汽车看风景缓解压力,现在坐公共汽车,感觉很痛苦,坐着,旁边的人不舒服,站着如果旁边多人,会恐惧,也害怕自己的举动被其他人发现,眼睛总想放在看不见任何人的地方,不想想别人,现在只要想到有人在旁边,我身体就控制不了,紧张,头脑混乱。 家人,最近已经不能正常的和家人同桌子吃饭,眼睛不知道放哪里,会紧张,不想自己乱想做那些噁心别人的事,想赶快吃完,只有有那个念头就恐惧,就突然不自觉的大动作呼吸,很难形容,就是无声无色但其他人都会看到,破坏气氛。就算家人当没事一样发生,这阵子心情很难受,她问我有什么问题,其实母亲知道,但她装不知道,可能很难开口吧,但这种关系已经很噁心,我已经讲过了,但事情还是这样,她也帮不了 已经不想做人了,出房门,走路,搭车,上学,坐着,站着,只有有人在旁,就会进入病态思想,如果不怕旁边的,就会想附近后面的、看不见的人,有些时候看不见的更害怕,感觉他们看自己,自己害怕又怕会干扰到人,又开始进入病态。 现在关上房间,只要想到其他人存在,都会紧张或呼吸加重一下。我的梦想就是做个正常人,爱情、朋友、金钱,这些已经不在乎,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就有机会,但现在的我是一个去一块陌生地方听讲座都生不如死的人。我总是想让自己显得正常,却越是想正常越不能,上面那些经历只是数之不尽的不堪事情其中一部分。还上什么大学,生活?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咨询师王宇回复:

 

表面上来看你的症状很明确,你的诉求很正常——只想做一个正常人。

 

但这个单纯的追求下却隐藏着诸多病态的追求——你只是想通过控制自己任何不正常的地方,维系在别人严重正常的形象,并且给别人留下正常的人设。

 

有一本书说的名字很好《被讨厌的勇气》,如果一个人缺乏被讨厌的勇气,就会试图逃避,就会试图维系正常以逃避人言可畏。但实际上就好像生死一样,这是从古到今都无法避免的事情,所以表面正常的追求背后隐藏的是病态的执着。

 

所以,现在的重点不在于如何正常,而在于反省为何不能接纳自己的不正常,为何不能直面人言可畏,这才是问题的重点所在。

 

也建议看我出版的《社交恐惧症》这本书,在这本书中,也许你能找到答案。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