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来访者反馈/疑问解答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浏览量:1292      发表时间:2018-11-14

老师hello...说点啥吧,我的抑郁真奇怪,我以前可是一个很自负的人:我有很多雄心壮志,我要考上名牌(一本也可以),我以后要赚大钱,给我爸买好车,让我爸有面子,我也有面子,我是一个强者,而不是普通的屌丝,所以我要好好学习,以后做一个牛逼的人,只有学习才能让我成功,所以一定要努力学习考上好大学,然后我的生活将走向光明与幸福......从高一第一个学期开始。尽管看各种心灵鸡汤,但是我发现自己达不到自己想要的学习效果,我还在找方法,高效学习方法,只有高效学习,才能学更多的东西,我发现那些学霸的方法在我这里并没啥用,我做不到那么快那么准确那么高效。我又在另寻学习方法,但是还是达不到效果,然后学习也无法专注了,我成绩并没有上去,虽然在普通班前十,但是我知道远远不够,我要进全年级前500,那样才能保证2本,先从2本开始,目标不能订那么高,但我的成绩总是上不去,我开始有点害怕,我成绩不能后退啊,不然我就会考不上好大学的,我要努力,之后要求自己每天必须学习,什么业务爱好人际交往都得抛弃,学习是最重要的!但是我发现自己做不到,后来发现自己学习已经不是单纯的学习,我已经把这看做是我唯一能够变成优秀的人的手段。我关注的不仅仅是学习了,已经关乎荣誉之事,我就发现自己心思越来越不在学习上了,而是怎么想着高效,比别人厉害,发现自己做不到的时候,发现自己可能根本不可能实现梦想的时候,我抑郁了。

    抑郁之后我不想承认自己原来是一个这样的人,我原以为自己没什么问题,反而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人。而且我原以为自己是一个不错的人,现在我发现自己做不到,达不到梦想,我就不做了。我不敢去做梦了,我害怕那种打破自己自负的感觉,应该比死还难受,我将无法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我害怕死亡,因为面对现实就相当于死亡,所以我逃避了现实,生活。妈的,逃避,搞得好像我好像是一个自卑的人一样。

 

 


hello,那我也说点啥吧:

 

很多人来做治疗之前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上进心的人,而来治疗也是让我帮他排除前进的障碍可以继续活在功成名就的幻想之中。当我提醒他所谓的上进心很可能是造成他痛苦和冲突的原因的时候,往往会遭遇阻抗。毕竟,就如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似乎是恒久不变的真理。但其实他忽视了最重要的点——你的动机到底来自于对事情本身纯朴的热爱,还是出自于仅仅把这当成一种维系自尊、自负的手段。如果是后者,这很可能是幻化成上进心的贪婪与执念,他其实一直也被一种邪恶,病态的力量所驱使和推动,而他本人却没有觉察,而如此的力量并不能给他带来真正的价值与自信,只是让他活在一种自负的幻觉里面。

 

不过一些人也会反驳道:现在的社会还有几个人做事情是真心实意,不都是为了钱、面子和虚荣。此话不假,但这里又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单纯的为了实际利益的获得,比如升职加薪;另一种实际利益并不是他的终极目标,他的终极目标是成为,并证明他是一个牛逼的人,超越时代的人。有此种内心无意识渴求的人,不是他的内心有太多的伤痕,就是承载了太多来自于上一辈的期望,上一辈没有实现的夙愿,无意识中成了他人生的脚本与宿命。

 

所以,后一种情况也仅仅是通过外在的成功和虚荣来缓解他内心中的冲突,或减轻他内心中的无价值感。因此这成了他的“命根子”,但世间的事情大多是不可控的,我们只能随遇而安,但这一切成了他的命,成了他的根,所以他停不下来,所以他不允许失败,不允许意外的发生,他所有一切的努力都是荣誉,失败就等于要了他的命。

 

最后他还是抑郁了,不是因为他不够好,只是没有达到他幻想中的成功。

 

来治疗的人往往分为两种,一种是童年经受了太多的创伤否定与苛责,还有一种是过于被溺爱、纵容、抬高。虽然表面上一种是爱的太少,另一种是爱的过多,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没有获得真正的爱。

 

真正的爱是理解与接纳本来与真实的他,但虚假的爱并不是爱真实的他,只是爱其幻想的或认为那个应该的他,所以这种爱不是贬低就是抬高;不是控制就是放纵;不是冷漠就是恭维……虚假的爱并不是爱,而仅仅是把对方当成满足自己内心深处需要的工具,或找寻内在安全与价值的手段。就如同有的父母爱的是孩子的成功,能给他们带来荣誉,而不是那个真实存在的人。所以,一个不曾被真正爱过的人,他也不愿直视他自己。虽然他一直被“爱”,但他已经看不清本来的他自己。

 

孩子总是懂事的,总是敏感父母的需要,总是会无意识中成为弥补父母内心创伤的工具,成为父母期望他成为的人,但那并不一定是真实的他。比如,这位患者,他的父亲虚荣心强,趋炎附势,看不起弱小的人,所以他自己就无形中去满足和迎合父亲的期望,他总是幻想自己成功,出色,与众不同,而幻想最终也让他欲罢不能,并迷失了他自己。虽然在现实中他平凡、普通,但他却认为自己非比寻常,认为自己幽默,风趣,情商高,人缘好,长的帅,因此有时照着镜子也会自我陶醉进去。他已经陷入到盲目的自我崇拜之中——他认为自己注定会挣大钱,做大事,找美女,成为人生赢家。

 

虽然这只是幻想,但他却一点点地陷入到了幻想之中,就好像皇帝的新装,光着膀子他都能自以为穿着世上最美丽的衣服。所以他自大、自负、自恋、自以为是,以为自己非池中之物,并也看不起那些不够成功和完美的人。

 

如果能一直生活在幻想之中,想必他就什么病也没有了。

 

在现实中,他只是一个屌丝,他不是王思聪,他爸也不是李刚,并且他能力也不出众,所以他一直都恐惧现实,恐惧失败,恐惧那些比他优秀的人,也尽量远离美女,因为可怕的现实只会打碎他自负的幻想。或者说他宁愿活在幻想之中,毕竟美好的幻想总好过残酷的现实。

 

在努力挣扎无果之后,他选择逃避现实,活在一个人的生活和世界之中。从我们高中认识,到现在即将大学毕业,他几乎都是搂着电脑和手机过来的,什么大学的精彩,友谊的纯真,爱情的浪漫,对他来说都十分遥远,他最紧密的朋友是网游,最铁的哥们是电脑。所以考入大学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买了一台高配笔记本,而整个大学三年,他也就是在寝室中渡过的。

 

当然,在这期间不能说他不努力,但当他遭遇失败,或即将失败的时候,他就很快地躲回自己的龟壳当中,毕竟直面现实,直面失败的痛苦就好像是要了他的命。这也说明他努力的动力不是为了平凡的生活,而是功成名就,如果不能,那么他就也失去了投入生活的热情。就如同我另一位患者,辞职三个月了,依然没有着急找工作,毕竟没有工作可以让他成为便得伟大;而他也已经三十岁了,不过他也一直不找对象,因为除了美女,他对其他女性一概没有兴趣。所以他一直都是生活的旁观者,他一直都没投入到生活之中。

 

虽然写这封信的患者遭遇过爱情,不过那个女孩太普通,普通到让他厌恶和恐惧,虽然他潜意识中隐隐的知道这个女孩和他很般配,谈得来,不过他却不敢接近对方,就好像他一直都排斥现实中作为普通人的自己。对对方的厌恶,其实就是对真实自己的厌恶。所以最后他离开了对方,就如同他内心一直在疏离他自己,如果一个人对待自己可以像婚姻一样重新选择,想必很多人想要和“自己”离婚,找个好的。

 

不甘于平凡,又注定平凡,这本身就是一种矛盾,而为了平息如此的矛盾,他也试图努力,成功,出类拔萃,但成功不容易,尤其是他如此具有目的性——他不爱他做的事情,只是通过成功满足他的虚荣心,就如同他总是盯着美女,表面上是他爱美女,但其实只是幻想泡到美女把别人比下去罢了。

 

不努力虽然不会成功,但总归可以逃避失败,所以从此之后他就没有认真对待过生活,没有认真对待过自己,也没有认真对待过他人。他在人前总是伪装和讨好,面对生活也总是在敷衍与逃避,对待自己也总是自欺与美化,最后,他病了。

 

他来治疗,是希望我可以治好他——找回人生的巅峰,重塑男人的生活。

 

但我总是提醒他,治疗不是成功学,治疗是接受本来的自己,而本来的自己可能是好的,但也可能是不好的。而治疗也不是帮人圆梦,而是惊醒梦中人。所以,他也会阶段性对治疗抱怨与不满,尤其是当他的自负更加痛恨自己,无法接受失败的时候。

 

卡伦.霍妮把这情况解读为“自负驱力”,这股力量强大,就好像吸血鬼对血的渴望,瘾君子对毒品的依赖,为了达成目的它誓不罢休,就如同一个学生为了更好的成绩,就算把眼睛学瞎了他都不在乎。它只在乎结果,只在乎需要的满足,只在乎是否维系自负。毕竟对于一个内心分裂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内心的整合,而成功,荣誉,被爱,被接纳,证明自己的价值和与众不同成了那重要的粘合剂,这样可以防止他内在的分裂,维系他理想化自我的存在。

 

理想化的自我与现实中的自己是不相容的,对立的。虽然理想化的自我并不是来自于现实,而是产生于想象,但对于缺乏真正爱与接纳的人来说,理想化的自我弥补了他内心的创伤,增强了他自我的力量,平复了内心的冲突,虽然这只是暂时的,但对于他来说,有希望,总比活在无尽的绝望中要来得好。正如,另一位整天幻想自己是富二代,美女都喜欢自己的妄想症患者,有一天他突然抑郁了,因为一个普通的女孩拒绝了他,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很失败,压根就没有美女喜欢自己,之前的一切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结果他感到了绝望,发现自己原来一直都是被上帝抛弃的孩子。不过下次见面的时候,他又开始活在了他的幻想世界之中,他又开始觉得美女喜欢他,工作挣大钱,自己又很帅,比明星都要帅。当他又处于幻想之中的时候,他的抑郁就被医治了,幻想中的强大与成功,让他忘记了现实中自己的弱小与无能,所以幻想也是医治自己的手段,只是这种手段就好像借酒消愁一般,只会愁更愁,因为这不是医治了,只是掩盖了;不是直面了,而是逃避了。在内心深处,他依然没有接受他自己,依然不爱他自己。当我指出,他并不帅,也不是富二代,美女也不喜欢他的时候,他讨厌我,憎恨我,就如同他憎恨现实一般。毕竟,现实可以打破他的幻想,让他意识到自己到底是谁。

 

因为幻想对他来说具有保护与治疗的意义,所以他依赖幻想,依赖自负,就算有时他自己也知道有些扯淡,但他就是不愿从梦中醒来。

 

所以这一点往往会成为治疗的瓶颈。就好像我和写信的这位患者总是卡在这个点,他也知道我说的有道理,但他就是不愿放下幻想,打破自负,认清自己。一旦治疗,或现实危及到了他的自负,他就非常恐惧,好像要了他的命,结果他又龟缩到自己的乌托邦里面。

 

但其实这不是坏事,有些命,还是要革的。不革命,就不会有进步,有自由。这是一个选择,抉择——到底要做一个怎样的人,到底要怎样过一生。

 

正如《禁闭岛》中最后的台词——“To live as a monster...or to die as a goodman---是像个怪物一样活着,还是像个人一样死去”。

 

我在这期中,正如禁闭岛中的医生一样,只是帮他把这一切看的更清楚,更明白,帮他意识到他只是一个人,只是一直在扮演成一个神。他只是自欺,自我催眠他自己就是一个神,最后他竟然相信了。我试图唤醒他,试图让他发现这一切都是自我编织的骗局,而这一切只是出自于单纯的自我保护机制——无法面对残酷的现实与自我,所以才躲到幻象当中自欺。无法接受现实自我的原因多种多样,简单来说就是创伤,各种各样的创伤,让一个人的心在滴血,让一个人越来越恐惧真实的他自己,所以他宁愿躲在幻象之中。

 

其实,活着的并不是“怪物”,只是因为内心的扭曲,把自己妖魔化了,他终究需要了解与原谅他自己。正如《心灵捕手》中的Sean教授一次次对Will重复着这句“Look at me, son, It's not your fault .”(孩子,这不是你的错)。

 

我虽然一直试图唤醒他,让他明白,让他看清楚。但我只是一个促进者,而不是掌控者,所以我无法帮他做决定,帮他做选择,我只能把来龙去脉讲清楚,让他体会到自己的欺骗,伪装,暴行,恐惧,伤痕,让他感触到他一直都在逃避真实的自己,而活在幻想的伟大之中。但最后决定到底是继续活在幻想,还是勇敢直面现实的人却是他自己,毕竟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他自己想起来。

 

有时我也只能等待,等待他有勇气直面这一切,而不是继续做梦。当然在这期间还有一个重要的催化剂,那就是现实,毕竟现实犹如阳光,它可以驱散黑暗,就好像鬼片当中被鬼附身的人,当灵符无法镇压他体内的鬼的时候,想必在阳光下的暴晒可以起到驱魔的作用。所以我一直期望他可以认真对待自己与生活,当然这不是为了他当初的功成名就的幻想,而是脚踏实地的活,并看清楚他自己。也许最后他会发现,其实真实的他并不是那么糟糕,而只是过去的经历让他扭曲并脱离了自我。真实的自我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他自有其价值与美丽,只是我们缺乏发现美的眼睛,正如当初我们那同样存在内心创伤的父母。

 

最后,祝“康华”可以勇敢地做自己,虽然他很普通和平凡,但却真实;幻想的自负虽然华丽,但这总归只不过是一场梦。希望你可以早日从梦中醒来,做一个清醒的人。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