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森知课堂/心理课程

「视频」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二)

浏览量:301      发表时间:2019-01-08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



                           对权力、声望和财富的追求

统治和支配他人的愿望,赢得声望和愿望,获得财富的愿望,其本身显然并不是病态的倾向,正象希望获得爱的愿望本身并不是病态的愿望一样。要理解在这一方向上的病态追求的特征,我们就应该拿它与正常的追求作一比较。严格地说,对权力的正常追求来源于力量,而对权力的病态追求则来源于虚弱。

其次,对权力的病追求,可以被用来作为一种保护性措施,以对抗自觉无足轻重或被他人看得无足轻重的危险。神经症患者形成了一种顽固的、非理性的权力理想,这种理想使他相信:他应该能够驾驭一切,无论是多么困难的处境,他都应该立刻就能对付它。这种理想渐渐与骄傲感联系起来,其结果,神经症患者不仅视软弱无能为一种危险,而且视为一种耻辱。他把人分为“强者”与“弱者”,崇拜强者而蔑视弱者。他对他视为软弱无能的一切毫不留情。如果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他自己身上存在着某种焦虑或某种抑制,他就会感到耻辱;并因为自己有神经症而瞧不起自己,急于把这一事实掩盖起来。他也因自己不能独立对付这一困境而瞧不起自己。

以追求财富作为保护所对抗的特殊恐惧,乃是对贫穷潦倒、寄人篱下的恐惧。对贫穷的恐惧可以象鞭子一样驱使人不停地工作,绝不放过任何挣钱的机会。这种追求所具有的防御性质,表现在神经症患者不能拿自己的金钱用于较大的享受。当然,对财富的追求并不一定仅仅指向金钱或物质,它同样也可以表现为企图占有他人的态度,或 被用来作为防止失去爱的保护性手段。由于占有现象已是我们十分熟悉的事情(这一点特别表现在婚姻中,在婚姻中,法律为这种占有的要求提供了一个合法的基础),由于占有的性质在许多方面都同我们讨论权力追求时所描述的情形完全一样,所以这里我们就不再专门举例了。

病态竞争,嫉妒,假想敌

如果权力、名望和财富必须通过个人自己的努力去获得,那么个人就不得不进入与他人的竞争。这种竞争以经济为中心,辐射到所有一切活动之中,并渗透到爱情、社会关系和游戏之中。因此,在我们的文化中,竞争无疑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无怪乎我们发现它在神经症病人内心的冲突中始终占据着一个核心的地位。他会不加分辨地把诸如谁最聪明,谁最有吸引力,谁最受公众观迎这样的问题应用到任何一个人身上去。对他来说,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这就是能否超过其他人。

“只有我才应该是最美丽、最能干、最成功的人”


正常的上进心与病态的雄心之间的区别


其实,正常的上进心与病态的雄心之间的区别,就好像是一个人想要看更好的风景而爬上一棵树,与被一只恶狗追赶而不得不爬上一棵树的区别。后者就好像是一个溺水者紧紧抓住木桩一般,他内心充满恐惧,却把这一切美化成理想与上进心。

 “统治和支配他人的愿望,赢得声望和愿望,获得财富的愿望,其本身显然并不是病态的倾向,正像希望获得爱的愿望本身并不是病态的愿望一样。但当对权力、名望和财富的病态追求不仅被用来作为对抗焦虑的保护措施,以对抗自觉无足轻重或被他人看得无足轻重的危险的时候,那么对权利和荣誉的追求就成了一种逃避焦虑的手段。我们文化中的神经症病人之所以选择了这种方式,是因为事实上,在我们的社会结构中,权利,名望财富可以提供一种较大的安全感”——卡伦.霍妮。


                                       讨好型人格


迫切需要的不是成就,而是爱,因此他不惜屈与人下,压抑自己的情感以换取别人的接纳,通过别人的接纳来减轻易于被抛弃、远离、孤立无援的恐惧感。因此在生活中他往往乐于奉献、压抑自我,把他人的需要置于自己之上,努力去迎合别人,并任劳任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好人。他就好像一个“偷渡者”一般无足轻重,因此他需要靠别人才能使自己获救——他急需别人接纳他、肯定他、需要他、喜欢他,从而减轻内心中价值感的缺乏。表面上他不再争名夺利,但这并不是说他已经没有了进取心,而是他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屈与人下、取悦他人、获得他人的信任、维系和谐的人际,通过他人的接纳来保护自己不被伤害。


卡伦.霍妮—“扩张型的人在自己身上美化和培养的是一切意味着权利的东西。对别人而言,权利使得他需要胜过别人并在某些方面使自己处于优势。他往往会操纵或控制别人,使他们依赖他。这种倾向也反映在他期望别人对待他的态度之中,无论他是在追求别人的崇拜、尊敬或是承认,他感兴趣的是使他们尊重他并倾佩他。他深恶痛绝的是自己变得顺从、息事宁人和依赖别人。但收缩型的人,恰好相反——他必须在意识中‘不能’觉得优于他人,也不能在行为中流漏出这种情感。相反,他倾向于臣服别人、依赖别人、取悦别人、对别人做出让步。他所渴望的是帮助、保护。他不能对别人怀恨在心,他也必须回避任何‘放肆’的思想、情感或姿态。他必须极端助人为乐、慷慨大方、体贴入微,他必须理解、同情、钟爱别人并为别人做出牺牲,他的理想化自我形象主要是‘讨人喜欢’品质的综合体,这些品质如毫不自私、善良、慷慨、谦恭、圣洁、高尚、同情——他要靠别人来使自己获救” 

“他压制了敌意,放弃了战斗精神。他不再突发脾气,而变得顺从服帖。他学会喜欢每一个人,以一种无助的崇拜心理去依赖自己所害怕的人。他对别人的态度是表面上‘天真’的乐观信任,而潜在的缺是一种不加区分的怀疑与憎恨。”—— 卡伦.霍妮


“爱”对于他而言就如空气一样不可缺少。因此,他压抑了一切“令人讨厌”的品质,诸如:自负、自大、圆滑、自私、报复性冲动、攻击性、指责——他应该为爱牺牲一切,爱就是牺牲。他就好像是一个“二等公民”,没有主见、没有想法、没有脾气、没有地位、也缺乏价值,不敢提出哪怕合理的意见。他也总是顺从别人,因此他总是不能大大方方地做事和说话,总是要顾及别人的感受。一位女性患者是这样描述自己的心理状态的:就好像一个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女人蹲在那里,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没法保护自己。


懂事,或是最深的绝望


我不能接受现在的自己,那么只能倒回去找原因。胆怯的小孩,不安的童年,缺爱的生命,在压抑中长大,用“懂事”来求生存。我从不开口索要什么,我妈最喜欢夸我的就是“特别懂事,从来不要东西,从小到大什么零食都不吃”。高考考上了一本,并且是一个热门专业,我想象过自己读到博士的样子。而由于亲戚的热心帮忙,我被军校提前录取了,专科,护理。爸妈很高兴,因为读军校不要花一分钱,还分配工作。我什么话也没说就去读了。

    你以为这样一个懂事听话又努力的好孩子从此就前途光明灿烂,走上人生巅峰了吗?武志红说过一句话:懂事,或是很深的绝望。一个什么都好的人,却是一个没有生命力,全身散发着哀怨之气的人。


被爱拯救


爱与对爱的病态之间的差别就在于:真正的爱中,爱的感受是最主要的,而在病态的爱中,最主要的感受乃是安全感的需要,爱的错觉不过是次要的感受罢了。

如果一个人需要另一个人的爱是为了获得对抗焦虑的安全感,则在他的自觉意识中,问题往往被完全搅合在一起,因为总的说来,他并不知道自己内心中充满焦虑,不知道自觉因此而不顾一切地抓住任何一种爱以获得安全感,他能感觉到的仅仅是喜欢这个人,我信任这个人,我完全被他迷住了。


                                             迷失自我


“所谓真我,就是我们自己身上存在的,独特的,人格的中枢:是唯一能够且希望成长的部分,是一种趋向于个人发展与成就的‘原始’力(就好像一粒种子,如果没有外界的干扰,他自会长成一棵大树)。舍弃自我就如同出卖灵魂,这叫做‘脱离自我’——神经症患者往往远离自己的情感、愿望、信仰及精力,丧失了主宰自己生活的感觉,丧失了自己是一个有机整体的感觉。

丧失自我是一种绝望——对自我存在却又浑然不觉而感到的绝望,或不愿意成为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而感到失望,但它是一种既不喧嚷也不尖叫的失望。这些人继续生活着,就好像还与这个颇具生命力的中枢保持着紧密的接触,其实他不过就是一根路灯杆,上面盯着个脑袋。前来求医的病人都是述说头痛、性障碍、工作中的压抑或其它症状。通常,她们并不没有意识到他已经与他的‘心’失去了连接。”——卡伦.霍妮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